Our stories your stories
20151018084.jpg

《十二年陳釀》

 

「家欣?」 「真的很久沒見。」我只是心裡說,沒有立刻上前問好,腦海裡紊亂地放映著關於她的片段。

家住九龍城,唐二樓,一個哥哥,一個妹妹,有一只小狗。

那時候,幸得她跟我一起共度時艱,曾經在家一起做十二個小時數學past paper,自問數學白痴的我,可算多得她的幫助,才令我會考不致全軍覆沒。那時候我們常拿著啤酒,天南地北,無所不談。那時候總是缺錢,記得我當時只有百多元在身,有一次進店,她點了菜,我望著點菜單,扣除她點的,我就只夠錢點一碗素麵。餸菜來了,我說我想吃清一點,她意會了不作聲,就將她所有的餸菜夾給我。那時候,我們相見甚為艱難,我們的家相距甚遠,有時候為了見一個面,不惜轉多次車,就是為了一起吃一頓半小時的飯,然後又要隔著巴士玻璃說再見。那時候…… 腦子放著一齣無序的影畫。

最近,從舊同學口中得知她已結婚了,由九龍城搬到北角,而自此我們就沒有見面了。我也曾幻想要是有一天在街上碰面,要跟她喝杯奶茶,但可惜食肆已經全面禁煙了。  事隔多年,她的一顰一笑,依樣動人。好想拿杯酒過去打招呼,問及近況,送上祝褔,總是欠缺這一點的勇氣,又或已沒有這個必要,那段曾經的關係似近亦遠,猶如手中的威士忌封鎖在十二年的一刻,就只能在十二年止步,無論你再放多久,也再沒有陳釀的過程。

我們就在人群中巧合的相遇,亦在人群中巧合的溜走。 「再來一杯Lagavulin?」 「夠了,舊酒好喝,偶然呷一點點,就足夠了。」 我大口將所餘的威士忌一喝而盡,酒精直奔喉嚨,有點嗆。我悄悄走出店外,決定親口跟她道別。她登上男的車,我低下頭,直至車子駛過門前的一瞬,我看見她竭力的向我搖手說再見。

#當下故事 #深宵食堂 #愛在當下 #短篇小說 #年青作家 #Lagavulin #Whisky #威士忌 #王家欣 #九龍城友 #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