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stories your stories
20151018084.jpg

《他說他不愛我了》 


她坐在門口位置,沒有看點餐牌,便點了2 pint啤酒。 
我們是清吧,經常也有獨個兒來光顧的朋友,我不以為然,直至我上前遞上啤酒的一刻。 「你沒事嗎?」我只是心裡想。我明白一個失意的人需要有個人的空間,沒有人哭是想讓別人看見的。她以紙巾捂著鼻子,但仍能看見紅透了的一雙眼睛。 


我常常覺得,酒精是加快牽動情緒的促進液,酒精與傷感一同在身體游走,在注入適當的份量後,就可令體內的傷痛連同嘔吐物一同吐出來,這是一般失意的人善用酒精的方法。 「好熱……」她以充滿淚痕的紙巾抹汗。

 
情緒如何低落也敵不過生理反應,本店以開放式設計,除了「鬼佬」仍能堅持拿著啤酒在門外站立流汗外,港人很難做到這一點。 「我們每晚九點後都要關上趟門,生怕騷擾客人,麻煩你。」 「好,我也覺得有點熱。」 人急智生,竟然讓我想到這個藉口。我想,這是我能為你做的一點點。不善交際的我,用眼神示意親愛的同事,眼睛說:「你有時間跟這位女士談談天吧。」可是她用皺接的額頭拒絕了我。有時候當老闆就是這樣,老闆往往的工作是當員工不願做的東西。所以在街上送外賣及洗厠所的,其實大部分都是老闆,特別是我這類窮老闆。 「沒事嗎?」我向她遞上紙巾。 「他說他不愛我了。」 大穫!斬釘截鐵的一句話,快──狠──準道出了她的心聲。我知道今晚餘下的時間,我沒理由拒絕這位客人了。 「明白。」面對失意的人,最好還是不要給什麼意見,特別是你還未搞清楚她的背景。當然,跟失意人聊,一般情況下你只須陪伴她,讓她盡情的哭,讓她盡情的說就足夠了。 


這個戀愛故事沒有太多補充,內容大同小異,原因大概是時間久了,欠缺新鮮感,在沒有衝勁及激情下淡然分手。不過,我欣賞他男朋友的坦白,沒有什麼原因比「不愛我」更直接。錢銀、出軌又或一些壞習慣都可以有原諒的理由,只要你堅持跟對方說──我仍然很愛你。相反,面對一個沒有愛的人,仍然牽著手看電影吃飯睡覺,身即使走在一起,心卻沒有感覺。 我瞟見同事嘴角暗笑。 「你那麼好,一定有人會欣賞的。」 雖然這話太圓滑,不過單看她的外表,也蠻可愛的。 「幫我攞支HAIG CLUB來,連三個冰球,唔該!」同事有點疑惑。 「失戀喝啤酒解決不了問題的。喝這個吧!」 面前的三個杯,我將其中兩杯斟至指定的45ml,惟獨「打爆」同事那杯──斟得滿滿的。(哈哈哈!) 「啊老闆……咁客氣呀!」此刻,終於看見她露出單邊的酒窩。 「一起喝杯吧!這個入口甜甜的,落喉後才有點點辛。」 「唔好意思,請問這杯幾多錢?」 「放心,我同事話請你WO。」哈哈,我終於可以報仇了! 
接下來,我們繼續無邊際的聊,由HAIG CLUB的香水樽開始說起…… 今夜,我也數不清一起喝了多少個shot,彼此也知道酒醒後仍然要面對現實的種種,但最少也能讓她安穩的睡一晚好吧。

#當下故事 #深宵食堂 #短篇小說 #散文 #故事#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