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stories your stories
Capture+_2018-08-08-23-58-47.png

《輝哥》

 

「你知道做人最重要是什麼嗎?」

 

輝哥大口喝下滿杯子的「響」12年。不,該是第三瓶「響」之後的第一杯。

 

輝哥,是PRESENT對面車房老闆,屬馬,今年四十有九。他的個子不高,但身型矯健,笑起來常露出一副潔白齊整的牙齒,像個活潑的孩子般。夏天常常光著身子工作,即使最近天氣驟涼,他也不過穿一件薄外套。

 

為何我會知道一個人這麼多,因為當酒精直入體內後,往往會令一個人的腦袋得到一陣放鬆,何況這裡沒有骰子,也沒有拳手,在這裡最大的快樂,也就是面對面的談。

 

我很喜歡聽前輩說話,因為他們在江湖打滾多年,身上總有些睿智是我這些後輩所沒有的。

 

「做人最重要是什麼?」

 

又問。喝過幾杯,突然面對這樣高深的開放式題目,對於我這個社會大學的見習生頓時支吾以對。

 

此刻,我想起黃子華一個不錯的人生比喻,做人如吃自助餐,食物應有盡有,中西美食,佳餚薈萃。可惜的,是我們只有一個容量有限的胃,面對滿目的美食,再吃再吃再吃吃吃,最後也苦了自己。面對如斯困局,我們就只好作出選擇,於是選擇就變得非常重要,和牛吃多了,甜品吃不了;生蠔吃多了,魚生卻吃不下。我想,人生最有趣的地方是每個人取食物的時間會在不覺間俏俏地開始,卻不會有人提醒你什麼時候Last Call。

 

過去十八歲不戴錶不過有時間──自助餐有再多的美食,卻設時間限制。

 

就如坐在我旁的輝哥,十五歲入行,昔日被揶揄為「整車仔」由學徒走到司傅再成為老闆,只因他能作出恰當的選擇,從自己的專業發展成為終生事業。找他維修汽車,當中不乏名人偶像,哪管你有多棒,汽車壞了,你就只好求他──「輝哥,補條呔幾錢呀?」「三舊。」「嘩,你唔好去搶!」「過年流流,邊個幫你補呔先?」「三舊,抵!」「整多支響!」「好呀」「等等,幾錢先?」然後一陣笑聲……專業所以值錢,莫過於此。

 

「對嗎?輝哥?」我輕碰他的酒杯。

 

「做人最重是……」他已伏在桌上,頹然乎其中了,我卻隱約看見他那副潔白整齊的牙齒。

 

我跟同事打個眼色,聰明伶俐的同事立即準備熱茶,膠桶、毛巾及滴露。(熱茶,膠桶、毛巾……滴露呢?哈哈,我有潔癖的。)

 

「輝哥,沒事吧?」

 

我將杯裡的一飲而盡,今晚我沒有從輝哥口中得到答案,不過,我大約明白了些什麼。

 

後記:

好趁新正頭,當下仝人敬祝大家身體安康,平安快樂!祝各位今年「吃」多點、「喝」多點、「賺」多點!恭喜恭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