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stories your stories
‎charlie ym wong 傳來的照片.jpg

《不速之客》

 

在一班得力及能幹的同事協助下,我現在已很少收尾了──所以,今夜比較特別,特別是因為我遇上這一位失意人。

 

  不善辭令的我,一向也不多言。不過,當你看見她一臉醉態,相信總會上前問候幾句。

 

  「小姐,你──」

  「來多杯Vodka Lime。」

 

  這裡偶然也會遇上醉客,但由於清吧關係,他們都比較斯文,大多是靜靜的伏在桌上,即是「湯」,也比較優雅。

 

  「點解……」她喃喃的道。

 

  「明白。」我在心裡說,失意的人總是因為現實的反差感到不滿,繼而質問自己,為何會出現這個慘況,所以「點解」絕對是失意人常見的問題。

 

我遞上一杯含青檸片的暖水。

  

她呷了一口續道:「可以安慰一下我嗎?」

 

  要是知道要說話,還是奉上Double shot,愈早hangover愈痛快。不過,當一個人連安慰也得請求時,你總不會拒絕的。我不知道她失意落寞的原因,但我肯定,我無論說什麼,也幫不上忙──問題,總是自己面對和解決的。幸好,人急智生,總有幾句人生大道理在衣袋內。我有一位老朋友曾跟我說過這樣的話──「當你回顧過去,好像觀看別人的故事時,那就代表你沒事了。」話畢,我頭上的汗珠比手裡啤酒的霧氣還多,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但我總希望客人可以失意的來,但歡笑的走。

 

  她輕輕伏在高桌上,劉海沒有蓋過她的容貌,細看她的輪廓,酒醉令她的兩頰份外緋紅,紅得有點羞澀。

 

  店已黑,但天卻微微的發白了。

 

「我好多了,謝謝你杯青檸暖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