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stories your stories
Capture+_2018-08-08-23-57-36.png

《跟爸爸喝杯》

 

跟客人談紅酒。

 

「超市做特價,$39一瓶,$70兩瓶!我老豆喝過後,大說是好酒。還說比過年時在工展會買$79的好......哈哈哈。」

 

他今晚開了兩支Pomerol,然後一陣笑聲,跟我及他身邊的女伴碰杯。

 

他的話,令我想起小時候的點滴。

以往,每逢過年過節,我才有機會喝杯。

爸爸會在酒櫃裡斟一小杯「長頸」,媽媽會喝葡萄汽酒,而我當然最開心,因為可以喝橙汁。

 

爸爸非嗜酒之徒,不過,那個年代的男人,星期一至日都要工作,沒有特別嗜好的他,閒時就愛喝一小杯。偶然也會聽爸爸說──「家裡有一個小酒吧多好。」這個時候,爸爸會向我遞上酒杯,要我嗅嗅,一陣強烈刺鼻的酒味直奔鼻腔,單單是嗅就已經想吐了,所以我一直難以相信「白蘭地」是用葡提子釀造的。此時,我仰望爸爸的臉龐,難以想像這個巨人可以大口大口的喝,喝得如此津津有味。

 

小時候,我們吃到甜的,就會總稱為好吃,嘗到苦的,就會吐出來。

沒想過,慢慢長大,營役生活,口味卻剛剛相反──

 

甜的,少吃了;苦的,卻要皺著眉頭還說甘。

 

再碰杯。

 

「你爸爸說得對,的確,$39那支好喝──是因為有你跟他一起喝。」

 

我很努力地回想跟爸爸一起碰杯的片段,我常想,要是你還在,我們會否在PRESENT一起喝至半醉,細談很多關於你,而至今我已無法得知的種種。

 

後記:

 

父親節,跟爸爸一起來,讓PRESENT請你爸爸喝杯。

也謝謝你們,將你們兩仔爺/兩父女碰杯的一瞬,以「當下」成為這份回憶中珍貴的場景。

「爸爸,父親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