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stories your stories
Capture+_2018-08-08-23-59-46.png

《敲鐘》

「朋友,這杯我請你的。」我以不流暢的英語說道,打算跟他碰杯。

「不,謝謝你的好意。我付錢,是希望你能好好經營這店子,我很喜歡這裡,不希望突然有一天就消失了、不見了。」

記得這位「鬼佬」第一次來,是領著一只狗,坐著不久,狗狗突然嘔吐,他就不知所措的「Oh my god」和「shit」,而我和叧一位同事則手忙腳亂的「It is OK」和「Never mind」。自從這次之後,他每個月都來光顧一兩次。每次他都會「敲鐘」!「敲鐘」──這個術語,相信九十後該不認識了。聽說,以前酒吧的吧頭上會有一個搖鈴,只要客人搖這個響鈴,就代表請全場飲酒,即是「lee個round我既」的意思。

每次他來,消費動輒也數千塊。當然,對一些有錢人來說,這根本不是什麼,即使於我,也沒有因為他「敲鐘」而令我增加收入,不過他這個舉動,卻吸引不少客人問道:「他通常逢星期幾來呢?」

這位鬼佬的一句說話,令我感動不已。

自開始PRESENT以來,經常被朋友、熟客問及同一道問題──「夠圍皮嗎?」

感謝身邊每一位對我的關心、慰問及支持。有一天,同事看見我拿著計算機盯著收銀機問:

「你做咩啊?」

「睇下今日夠唔夠圍皮。」

能「圍皮」意謂沒有賺,亦沒有蝕。此外,「圍皮」亦算是慰問的一種,猶如在你生病時,身邊人的問候語一樣。這個「中庸」的生意態度,以經營的角度出發,相信即使能夠圍皮不值得亢奮吧!我深明生意不是讓你抒情的地方,尤其在香港,汰弱留強,沒錢賺就不能留,哪管你是五十年老字號,交不起租,就要離場。如黃偉文話事齋:「築得起 人應該接受都有日倒下 其實沒有一種安穩快樂永遠也不差」。

所以,我時刻也提醒自己,「賺」不單只用金錢計算,在整個過程中,你會遇上很多困難,須付出無限時間、精神與汗水。不過,你同時會發現在身邊一直有一班默默支持你的親人和朋友、積極用心的同事不計較的跟你並肩拼搏,甚至由一個個本來陌生的客人變成無所不聊的朋友,將這些加上來,我知道開始PRESENT的第一天,我是一定賺的。

「喂,個鬼佬通常逢星期幾來姐?」

#當下故事 #LeeRound我既 #黎多Round都係我既 #l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