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stories your stories
11760062_889327631136627_840954668736924

《下午四時》

每天下午四時正,都有一位婦人拖著皮夾,領著一只松鼠狗佇立在鋪外,等候我的同事進行基本清潔後入座。

「Hoegaarden?」
「Hoegaarden。」

奉上花生,遞過啤酒,直至七時三刻,她又會拖著皮夾,領著愛狗徐徐離開。
天天如是,這個多月來,毫不間斷。

記得有一次,同事因忘記帶店鋪門匙,延誤了開鋪時間。那位婦人也是同一樣的「裝備」,在門外久候,風雨不改。

同事問:「我們的Hoegaarden真的如此好喝嗎?」

跟婦人閒談中,得知她最近剛搬到本區的公共屋邨,由於屋邨一般不能飼養寵物,所以她的愛犬也只能暫住寵物酒店,幸而寵物酒店店主是她的老友,要不然每天多付寵物酒店的費用。可能有人說,既然生活環境不佳,又為何要辛苦自己,飼養寵物呢?在寸金呎土的香港,的確「住大屋」和「養番狗」是對等的條件。沒有大屋,又怎能養得起寵物呢?對於沒有寵物的朋友來說,心裡可能也會存在疑問,但如果你是寵物主人的話,我想你會比我更明白婦人的用心。

「你少見我一天,就不肯吃東西嗎?」她喃喃自語。

她一邊呷著啤酒,一邊抱著愛犬在看youtube,她熟練地順著愛犬的毛一下一下的撫摸,而牠一如嬰兒般的伏在婦人的腿上,伸一個懶腰,打一個大呵欠。

我不敢多問婦人的背景,但跟她言談間,得知她因為不能跟愛犬同住,需要定期看醫生,要是得到醫生的心理評估報告,他們就有機會一家團聚了。

「希望你得償所願。」我跟她碰杯的道。

或許,我會因此而損失了一個熟客。不過,要是她們真的能「一家團聚」,相信比起我賺那一點點來得更有意義。

「明天見。」

我看見一家人的背景愈走愈遠。

後記:根據政府統計處的資料顯示,香港飼養狗隻人士超過30萬,而全港約20個寵物公園中,九龍區只佔5個。在香港,主人要跟愛犬找個地方吃點東西,呷口啤酒,原來是多麼困難的事。

#當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