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stories your stories
11722143_883862255016498_332089302104590

《這是一間沒有「主題」的「酒吧」》

上月尾,收到一間免費報紙記者的來電,說途經PRESENT Café & Bar這間小店,說要在報章的專欄介紹一下,想跟我做一個小專訪。我們相約在一個雨後的星期天下午。

一個沒有表情的男孩,冒雨衝向我的店來,一雙濺濕了的New Balance,配間條長襪,背個大背囊,相信項被久久圈著龐然大「機」令年紀輕輕的他已出現微彎的背部。

見面時,他沒有跟我握手,亦沒有稱呼我,只是簡單的點頭。

他坐下後擲下大「機」,第一句話就是──
「你間酒吧有什麼主題?」

我被突如其來的衝擊弄得有點亂,情況猶如明明沒有帶違禁品卻不希望跟海關有更多的話。
「不,我這間叫Café and Bar。」

「Okay(高音),你間『CaféBar』有何賣點?」
「我喜歡Loft的原始與簡約,希望客人在鬧市中可找到一個舒適聚腳的地方。」

「明白,其實我意思是你賣的酒什麼特別之處?」

「沒有。」他露出一種不屑的神情,我肯定他覺得我裝帥(扮型),手上的三色筆在轉過不停,像告訴我很難為他「作」主題,筆尖沒有一刻在草稿上逗留過。

我補充說道:「的確,在開始時,我也問自己,我這間小店,究竟要有什麼主題嗎?主打生啤?賣特色威士忌?要有芝士西蘭花加豬頸肉,球季例必播波,最好可以唱K……」我的店員自覺地端上兩杯熱水,放在几上,並留下一點甜──「請慢用。」

喝杯暖水後,我看見他的情緒終於平靜一點。
「我明白每間『酒吧』的定位不同,客人自然亦會按他們的需求作出選擇。不過,最大的問題是──跟老友、同事、情人……去喝杯,其實只不過希望可以有一個簡單寧靜的地方,分享一些久違的、興奮的、難言的、傷痛的心事。」他終於脫下筆套,在筆記本上沙沙。

「專賣一種酒款,就代表他們的專業?喝啤酒食花生就只能去劈場?喝威士忌就必須看《假如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要細看紅酒杯上的「掛杯」就非用醒酒器不可。」

我也喝一口水,續道:「跟友人喝杯,歡度一刻,為何要如此分類呢?喝杯其實只不過要找個舒適的地方跟友人靠近一點放鬆心情短聚那點滴的瞬間。小店的促成不在酒,而在人。」他看著我,我看著他。或者,我也說多了。

接著,是一些能預料的「諸如此類」──為何叫「當下」/「PRESENT」?星期六、日賣All Day Breakfast及Burger的生意好嗎?「可以請Bartender調幾位特飲嗎?」,最後,他想請我拍幾幅個人照。

「我不是李嘉誠或G Dragon,實在沒有必要拿著酒杯,在心情緊張的情況下勉強露出笑容卻刻意不望鏡頭的拍一幅與PRESENT無關的相片。倒不如你拍拍這裡的裝潢吧,這反而是我放了很多心思的地方,牆上掛著的不少是客人的隨影作品。」

身兼攝影、訪問、紀錄的他此起彼落,鍵盤與快門爭相喧囂。我沒有看他手上的作品,我只希望他將我的話簡單、直率以文字報道出來就可以了。

雨勢一直沒停,我與他一起看著路上一架一架的車輛在狼狽地避雨。

「多留一會,喝杯休息一下?」

「不用了,謝謝。我還要去後面街XX手打魚旦粉補拍幾幅照片,那位老闆話上次訪問拍的照片看不清他的樣子。」

「拿我們的傘吧。」剛聘用的員工與我相視而笑。
「謝……謝。」

後記:

謝謝這位小伙子,讓我知道PRESNET Café and Bar是一間沒有「主題」的「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