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stories your stories
‎charlie ym wong 傳來的照片.jpg

《由CLOVER走到PRESENT》

 

  我相信緣分。

 

  能找到本店的背景不多說,總之緣分一場。簡述之,猶如小時候的經典愛情遊戲般,一位向右,一位向左,最後還是相見,相見而笑。

 

  首先謝謝Michael的妹妹、Cissy一手創立CLOVER,據知本店於2010年開始服務本區,精選蛋糕、手工美點不繼其數,為本區居民添了不少口福。

 

  我們曾經多翻掙扎,店子該重新取命,還是將CLOVER延續,換湯不換藥?

 

  苦經思量,我們最後決定沿用九龍城本店的名子——PRESENT「當下」。這個決定並不是因為決定將CLOVER摒棄,相反,我們希望將她的好,能遺傳給我們,繼續承傳。

 

  小時候家住土瓜灣,媽媽常帶我坐船過北角,短短十五分鐘的船程,那陣輕柔拂面的海風,我至今仍清楚記得。走出碼頭,中巴車站,擠滿了候車的人群,其中人龍最長的隊伍總是前往石澳的車站,站滿了短褲沙灘拖的年青人,好不熱鬧。媽媽總是喜歡帶我去逛滿街的地攤。最深刻的,是一個盛夏的炎熱天,我站在其中一個賣手提電風扇的攤檔,久久不肯離開,彆扭哀求媽媽買這個,媽媽不情願的付錢購買,我就喜孜孜的拖著媽媽,左顧右盼。當準備坐船離開時,我們總會坐在碼頭旁的小公園,媽媽啃著光酥餅,而我則拿著可樂,定睛看著一眾在玩「雪屐」的哥哥姐姐,還想著自己長大後,也要買一雙「雪屐」……

 

  「雪屐」最終買不成,不過,我卻喜歡跟同學到北角邨「入樽」。碼頭旁邊就是北角邨,邨內有一所小學還是公眾籃球場,我已不記得了。只記得那裡有一個迷你版的籃球場,當時唸中一的我,舉高手就可以拍到籃球板,因此我可以一嘗米高佐敦罰球綫「飛樽」。我的朋友比我富有,他穿著紅黑九代,一身白色主場啪褸衫啪褸褲的戰衣,在我身邊繞身而過,用力「挫」樽的一幕,籃球框不知是否因為未能抵擋經常被重擊的原因,整個鐵框突然倒下,我跟朋友一個眼色,便沒氣好氣的跑。這一幕,我一生也記得。

 

  及後搬家,亦因此沒有再踏足北角。久別這個曾經熟悉的地方。今天,我特意將座駕停泊在九龍城碼頭,跟太太坐船前往北角,懷緬今昔,當中細說我的點滴時,邊談邊說,仿佛在說別人的故事一樣。

 

  走出碼頭,慶幸海鮮街市仍在,不過多走幾步,卻被一大片比天空還要大的玻璃幕場重重覆蓋,在陽光的反射下,我只感到一陣刺眼,令人目眩。

 

  歐陽峰說得對——「有些東西,當你不可能再擁有的時候,我們惟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記。」

 

  我相信緣份。

 

  開張在即,本不該說「大吉利是」的話。在香港營商,汰弱留強,天經地義,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黃偉文說得好,築得起,人應該接受都有人倒下;其實沒有一種安穩快樂,永遠也不差。世事常變,幻變才是永恆,這才是理所當然的真實,那管什麼五十年老字號,百年老店,最後只能在我們的腦海殘存。

 

  我看著CLOVER餅櫃內一件件精緻的糕點,心裡湧上這樣的感覺。誰也沒能力說永遠,但最少我不希望CLOVER在我們手上結束,而我們取名PRESENT「當下」,也恰巧是這個意思。

 

  手錶指向十二時的刻,其實已經不是十二時了。「當下」就只有這麼的一瞬,所以我們更加要盡力做好,延續每一個真摯動人的當下故事。

 

  CLOVER最精品的蛋糕會如常供應,如有舊客戶想訂蛋糕的話,仍可以聯絡我們,我們的食物款式不多,但當下絕對用心製作,遇上味道不合,一定要告訴我們的總廚Peter。他是我吃過最好吃的西餐師傅,多謝他的絳尊降貴,加入我們這間不起眼的小店。

 

  多謝Leo,謝謝你不介意將你製作食品的經驗與客人分享,你最認真的一臉,一直映入眼簾。如對雞尾酒有獨特要求,不妨主動跟阿錡說,酒味想濃一點,味道希望甜一些,我們一定會為你辦到。在此亦感謝Cindy和Janet,她們是我們最親切最富笑容的員工,大家多多指教。

 

  我常想,餐廳酒吧之多,我們還有什麼比别人出色?

  就由點單的開始,馬上感受一下當下的人情。

 

  祝願我的每一位客人抱擁當下,幸福安康。

 

PRESENT當下

二零一八年六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