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stories your stories
TKW old photo.jpg

今天重回老家,我坐在高椅上看路過的行人,一個個莘莘學子在店前走過,讓我想起當年自己在這裡經過的種種。

我在土瓜灣成長,店外的天光道,是我每天由學校步行回家必經之路。旁邊的德信商場,是兒時的樂園,一部「超任」五元打十五分鐘,不亦樂乎。樓上扶手梯旁邊有一間租碟鋪,新碟只可借兩天,回家後馬上買盒TDK錄音帶,一盒90分鐘的帶子A side就只錄一首最喜愛的歌。哥登堡餐廳,是我童年回憶裡,吃過最高級的西餐。遠看是偌大的手繪電影廣告牌的珠江戲院,不過從來沒錢進店細看,只有往下路直走——明月大戲院「老友鬼鬼全日任睇」。旁邊K100更是神秘,只能從門縫間看到裡面的燈紅酒綠。這邊也叫夏巴,每逢星期天,父親喜歡帶我到好運酒樓,店員身上都掛著一條藍色帶子以盛載一盅兩件,如抱著孩子一樣,分別不過是凰爪或排骨之類。紅蘋果自修室是改變我命運的地方,經歷了一段早十晚十的苦讀歲月。街市上層是天台籃球場,小時候總覺得只要大力一點就可將籃球拋出九宵雲外。往上路前走,有超長滑梯的高山劇場,一雙雙五彩的拖鞋放在旁邊。前面還有幾間路邊理髮檔,十蚊街邊剪頭髮,最後剪出一個陸軍裝,理髮後我一語不發走在媽媽前面,是我記憶中最惱媽媽的一次⋯⋯

走著走著,我努力用只有光影的記憶拼合這裡的舊模樣,說服自己這裡曾經是什麼什麼,以前這𥚃是怎樣怎樣。能馬上說出的,久久深思後而說中的,自己感覺一陣飄飄然;有的想了又想,似是而非最後想不到的,卻一陣莫名的茫然。舊風景如畫,夾著鎖碎得只剩下影像而說不出的片段,其實只有我自己才知道。猶如今天開車經過這裡,想匆匆拍一幀鋪面的照片,沒料到已被後車的響號催逼,必須繼續前行上路,不容你多停半分一刻。車子駛前一點,從前只有幻想的地鐵站今天已準備通車,更沒想過遙不可及的的半山樓房,如今竟近在咫尺,甚至高得有點令人目眩。

花自飄零水自流,驟覺一天很長,一年卻很短。歲月更替,我們根本無法選擇、逃避或躲藏,也許如蘇軾所言——惟江上之清風、山間之明月才能無盡擁有。歐陽峰也說得對——「有些東西,當你不可能再擁有的時候,我們惟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記。」

開張在即,本不該說「大吉利是」的話。在香港營商,汰弱留強,天經地義,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黃偉文說得好——「築得起,人應該接受都有日倒下;其實沒有一種安穩快樂,永遠也不差。」世事常變,變幻才是永恆,這才是理所當然的真實,那管什麼五十年老字號,百年老店,最後只能在我們的腦海殘存。

今天開店,有人說我賭氣,也有人說我欠運氣。但歲月本無情,人生得失不可能處處掌握,面對困阻,我們可以介懷、怨恨或氣餒,但卻不可以不努力。我們取名PRESENT「當下」,也恰巧是這個意思。當下就只有轉眼的一瞬,所以我們更加要好好把握——不可必卻可期。

我們的食物款式不多,但絕對用心製作,如對菜式有什麼意見,一定要告訴豪師傅。多謝他絳尊降貴,加入我們這間不起眼的小店。感謝龍師傅、威師傅及一眾師傅們,謝謝你們將多年餐廳出品經驗與客人分享,你們最認真的一臉,一直映入眼簾。如對食材酒類有特別要求,不妨主動跟家豪說,他一定會為你辦到。

歡迎𦲷臨老家,就由點單一刻開始,馬上感受一下當下的人情。

祝願我的客人、街坊——抱擁當下,幸福安康。

 

礼.當下